首页 科技内容详情
一种比24小时书店更沉浸式的阅读体验

一种比24小时书店更沉浸式的阅读体验

分类:科技

网址:

SEO查询: 爱站网 站长工具

点击直达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硬核读书会 (ID:hardcorereadingclub),作者:郑依妮,摄影:阿灿,题图来自:阿灿


2014年7月12日,位于广州体育东路的1200bookshop正式对外营业,这是广州第一家24小时营业的书店。


书店创办人刘二囍还记得开业那天晚上,书店内人潮涌动,媒体蜂拥而至,所有人一起期待凌晨的到来。


那时候的人们对于凌晨的书店是什么样子充满了好奇,究竟什么人会在凌晨的书店阅读?在书店纷纷倒闭的浪潮下,一间逆流而上的24小时书店,激发了公众的好奇心。


广州第一家24小时书店的第八年


刘二囍之所以想要开一家24小时营业的书店,缘于在台北的经历。


如今,他依然记得在台北的深夜两点,自己从诚品书店敦南店走出来,看到出租车在街边排着长队,等待散去的读者。


当时的刘二囍是震惊的,他以为,如果在广州,这种景象大约只会出现在类似酒吧、夜店、会所或者大排档所在的街道。


这让刘二囍觉得,诚品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书店:“从此24小时书店在我心中留下了一个念想。


可以说,没有台北的诚品书店敦南店,就没有广州的24小时书店1200bookshop。


中央电视台CCTV-9纪录片频道曾播放了一条在1200bookshop拍摄的片子,记录了一些夜宿书店的人。


每周六晚上12点,“深夜故事会”会在这里准时开始,欢迎任何有故事的人前来分享,观众经常会有上百人。


也许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坚持,在CNN评选全球最酷书店时,1200bookshop赫然上榜。



2022年4月,广州1200bookshop的一家分店,名为1200book&bed。这是一家可以提供住宿的书店,书架内设计了可供客人睡觉的胶囊空间,让客人体验24小时沉浸式阅读。


如今8年已经过去,在这期间,全国各地许多24小时书店热热闹闹地开业,又悄无声息地离场。面对疫情,1200bookshop也不得不断臂求生。


2020年5月31日,老板刘二囍关闭了1200bookshop中信后街店,与此同时也不得不暂停了总店的24小时营业制。


曾经,1200bookshop在夜晚收留过挤进书店过夜的学生、背包客、抑郁症青年……人们在这个24小时营业的书店里感受了特殊的亲和、安全与信任。


中信后街店歇业那天,刘二囍在1200bookshop的公众号上发文道别,同时宣告体育东路总店暂停24小时营业一段时间。


这间店,第一次在夜晚熄灭了灯。他说:


“在我目睹了凌晨店内15个顾客里仅有2个常规读者后,在我了解到店员无法劝阻他们脱鞋而散发出异味后,在我得知夜间失窃事件频频发生后,我觉得24小时营业需要暂时告一段落。(因为收留了很多人)书店夜间管理存在诸多不便,甚至存在安全隐患。24小时书店为很多人提供方便,可一些人太过于随便,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。”


许多没有阅读需求的人涌进书店,也使得真正有阅读需求的人失去应有的体验,刘二囍不希望深夜书店成为另一个深夜快餐店。


除了一些能对外诉说的苦衷,这家24小时营业的书店,在深夜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。刘二囍经常要周旋于留宿者和派出所警察之间,让他们配合做身份证登记,还要思考如何维持深夜书店阅读的气氛,这些都是让他头痛的难题,但接受采访时,他都轻描淡写地略过,不再细说。


深夜书店存在的意义是什么?


在电商平台的冲击下,实体书店举步维艰,24小时书店的通宵营业更像一种行为艺术。


人们真的需要24小时书店吗?全国如此多的24小时书店都陆续倒闭了,是否足以证明深夜去书店读书就是一个被商业包装出来的伪需求?


“三更半夜去书店阅读确实是一个伪需求。”


刘二囍直言不讳。但他停顿了一下,又说:“而希望在深夜凌晨的城市中找到一个安身之处是硬需求,就算一个人也能够不被打扰,这也是24小时书店所承载的意义。它能给人们在孤独的深夜提供一个可以待着的地方,且不需要有太大的负担。”


凌晨两点多的书店里,有人趴在桌子上睡,有人靠着墙角睡,有人坐在台阶上。



在深夜的1200bookshop,有个满头银发的老人在这里翻阅词典。他脾气不好,常和别的顾客吵架。


但抱着砖头一般厚的词典时,他又极安静虔诚。


有时夜里人多了,他也会一个人抱着书跑到楼梯一角坐下。旁边,是他随身携带的袋子,里面装着一堆破旧的换洗衣物。


一对在广州城区拥有房产的夫妻几乎夜夜来这里看书,妻子睡不着,独独在书店能睡下。


丈夫陪在一旁,通宵安静地看《资治通鉴》。对他们而言,也许24小时书店能够提供一种归宿感。


一位即将离开广州的女生最后一次来到这里,写下:“一直不喜欢车水马龙的街头,不喜欢挤不完的公交地铁,谢谢书店,让我有了家的感觉。”


经历过失恋、被辞退的年轻人专程回到书店留言:“还记得这里的书和咖啡。想想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,原来我已不知不觉成熟。谢谢有书有咖啡陪伴的每个夜晚。”


理想的城市就应该有足够多的空间和时间让人们免费栖息。刘二囍说:“我很欣慰夜间书店能够给他们提供一些光和热,与此同时,他们心怀感激之情,给予书店与店员尊重。


我觉得服务于他们才是24小时书店更应该要做的,是他们的存在让1200bookshop更有存在的价值。”


位于北京东城区美术馆东街的三联韬奋书店,也在2014年转型成一家24小时书店。


后半夜夜读的人,除一些上班族、学生等白天没时间逛书店的读者,还有那些初来乍到闯荡大城市的打工人,比如李昊。“我曾经在失业的时候,在24小时书店住过一夜,当时身上只有40块钱。


那时书店深夜的光就是这个城市的光,只要有一个容身之所,我就能更坚定地留下来。后来找到工作了,我又回书店买了两本书,表达自己的感谢。那段在书店过夜的经历,让我至今难忘。”



一家可以睡的书店,才是真正的沉浸式书店


对现代人而言,“先去实体书店逛一逛,看到喜欢的书就拍下来,回家网购”的模式,已经成了普遍的省钱策略。


那为什么还要去书店?我们也许可以换一个角度来看问题:现在全世界的音乐正在重新回到一个贩卖现场演唱的状态,从业者不再靠卖唱片赚钱,唱片对他们来讲是一个推销演唱会的工具。


那为什么很多人愿意花一大笔钱去听演唱会和音乐会?原因之一是为了感受现场气氛。


同样的,书店提供的也是一种阅读的现场气氛,而不再仅是买书和找书这么简单,去书店可能是为了寻求一种处于其中的阅读体验。


从“书店+X”的思路出发,如今,刘二囍还探索了经营书店的新方向。他在荔湾湖公园开了一间升级版的1200bookshop——1200book&bed,这个面积达1100平方米的复合型书店更确切的描述,应当是“24小时的旅行书店”。


这里能提供低至44元一晚的床位住宿,双人胶囊也不超过百元。



刘二囍在书架中间开辟了单独的胶囊床位,就像把胶囊旅馆植入到书店里,每个房间都设置有窗帘,你只需专心阅读、思考、入眠。这也是极具特色的、睡在书架中的单人胶囊床型。而全店的“豪华”房型“书房榻榻米”的价格也仅需两三百元一晚。


虽然没有传统酒店中松软的床垫和枕头,住宿条件比起很多酒店也有很大差距,但是住客可以真真正正地住进书店里,实现沉浸式24小时阅读体验。


每天晚上10点,书店打烊后,只有住客可以依然留在店里安心看书。无论看到几点,累了就可以抱着书倒头睡去。


这是一种普通主题酒店无法复制的体验。


刘二囍介绍,住在书店里的人,有的是来这个城市短暂停留的背包客,也有已经在这个城市工作生活的打工人,因为这个书店而选择在此长租下来。


在店里的公共区域,会不定期举办读书会和电影放映会,大家能在这里认识很多同样热爱书籍的朋友。


目前,荔湾湖公园这家1200book&bed的长住客比例超过了50%,剩下的床位也经常一床难求。


不知不觉,唱片和CD机成了昨日记忆、小众爱好,而实体书店或许也需要自我诊断、开方找药、自我解救。


书店也许会消失,就像人生也会迎来终点,但刘二囍觉得,至少我们“需要有活过的体验”。


回想起当年开24小时书店的初衷,刘二囍说:“书店是有能量的,人们走进书店能感受到这里平静的气场,然后得到某种疗愈。大城市太冷漠,温暖的事再小,你都会觉得世界更好了一点。希望书店可以传递一种人情味,也希望外面不好的东西在这里可以得到缓和。” 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硬核读书会 (ID:hardcorereadingclub),作者:郑依妮,摄影:阿灿

  • 足球贴士网(www.hgbbs.vip) @回复Ta

    2022-05-10 00:04:45 

    据联邦总统办公室透露,施泰因迈尔已于2021年11月12日接受了第三针疫苗加强针的接种。66岁的施泰因迈尔和60岁的布登本德被认为是高危人群:施泰因迈尔曾于2010年给他的妻子捐赠了一颗肾脏。(总台记者 阮佳闻)来了哦

发布评论